鹿然子

现坑:凹凸/小英雄
爬墙快,前坑:yys/k/进巨/刀剑乱舞/es/灵百/黑篮/全职
杂食,吃的cp较多。
懒癌晚期,咸鱼一只。

[瑞金]粘着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

*文笔小白
*金双重人格
*现代paro
*一口玻璃渣
*ooc预警

       
 
      
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诗句
赠送予你已有15年了
至今仍未有回复
至今仍未有回复

金被赶出了凹凸学院,理由是严重违反校纪。其它的,没有作具体解释。
金也是个缺心眼的,没有在意。被赶出凹凸学院之后,在学院附近找了个住所住下。
他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凯莉和幻时常会去看望金,在金有一次问道:“凯莉,我是不是忘记了重要的什么人啊?”她一愣,继而马上又换上了与平时差不多的笑容:“没有哦,金你什么都没有忘记哦。”
“对吧,紫堂?”
幻颇不自然地回答:“嗯……嗯。”
“真的吗?我真的没有忘记什么对我而言十分重要的人吗?”
“都说了没有啦,你这话是在质疑本小姐吗?”
……
虽然凯莉和幻告诉金他并没有遗忘什么重要的人,但金总觉得心里空空的,好像少了些什么。
他想把这份心情传达给“那位不知是否存在的人”。
于是金决定写诗,来寄托对那个人的思念。

第一年的金是不顾一切的。
其实金是一个心思十分细腻的男孩子,写起诗来十分上手,他每天不停不停的写着。但是,他在为自己不知道在给谁写诗而感到苦恼。
「我一定、会想起来的吧。」
金一边舔着邮票背面,一边想着。
不知道我的心情会不会传达到呢?

第二年的金依然是不顾一切的。
他开始慢慢地想起那个人的长相了,那是一个男人,身材挺拔欣长,长着一张面瘫脸,好像还喜欢喝牛奶……?
但不管怎么样,金都在一直不停地写着诗,一首接着一首。
全神贯注地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大火。
等到发现时,大火已经烧到了裤腿。

第三年金已经得心应手了。
金其实有着与性子不同的柔软内心,只不过不曾表露罢了。
他终于想起了,自己每天不停思念的人叫做格瑞。
于是,他开始不断的打听有关于格瑞的消息。但是,每一次得到的回答都是:“有这个人吗?”“我不知道诶。”这样的回答。
可即使这样,他也还是不停地写着诗。
「因为,想把这份心情传达给他。」

第四年向《AoTu》杂志投了稿,这已经发展成社会问题了。
他希望格瑞能知道他在找他,然而,事情的走向却变得十分的奇怪。
他的诗开始受到欢迎。他开始放下其他的事情,一心一意地写诗。
出名的话,他很快就会看到了吧。

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
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
回信还没有来
回信还没有来

第五年金已经是职业诗人,特别在年轻女性中大受欢迎。
他十分不擅长对付那些粉丝。而且,他对那些女孩子也没有兴趣。
他只是为了寻找格瑞才写诗的,所以他也并不在乎粉丝这种生物。
只是因为格瑞,仅此而已。

第六年身体坏掉了。
金的身体开始变得不好。也许是因为开始写诗的时候的大意,加上后来近年无规律的生活,所以才照成了现在这情况。
没有哪里的骨头没有骨折,没有哪里的内脏没有损伤。
而他的那份思念也延续到了两千多首。

第七年他痊愈了。
金的骨骼精奇,调养了一段时间后便再无大碍。
他一边写着新的诗一边思索着。
今天把格瑞比作什么呢?
是某个风骚绅士的没马骑士呢?还是某个沉迷搞事的没船海盗呢?

第八年他也完全没变。
金一边写着新的诗一边思索着。
今天把格瑞比作什么呢?
是某个狂妄自大的包子脸呢?还是某个爱搭积木的天使长呢?

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
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
回信还没有来
回信还没有来

第九年遭到事故了。
金被一辆车猛烈地撞击到了,因为骨骼精奇,所以只有脑袋受到了极大的撞击。
再次醒来,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。
金又忘记了格瑞,但是,他知道,他不管怎样,都要找到一个人。即使,他甚至连那人的名字和相貌都忘了。
只有要找回一个人这件事,还记得。

第十年和第十一年,记忆也没有恢复。
但即使如此,他也记得,他要找回一个人。
他是如此渴望地想要见到他。

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,记忆也没有恢复。
他还是不断写着信。
他是如此急切地想要记起那人。
除了这份情感以外,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。

第十四年也还没有恢复。
他还是和原来一样,一直不停地写着诗,一首接着一首,一刻也不停歇。
他觉得自己一定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。
每一天,像一个没长大的小鬼一样,感到不安。
他想哪怕只有一眼也好,想看看那个人。哪怕只是一句话也好,想要告诉他。

第十五年记忆恢复了。
金想起了一切,包括他十五年前忘记的。
他颓废地顺着墙蹲下,抱着膝盖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,泪水顺着有些惨白的脸颊滴到地板上。
他想起来了,格瑞是凹凸学院排行榜的NO.2,他最最崇拜的人。也是他的恋人。
十五年前,他亲手把那个人杀死了。
学院内尖叫声四起。
金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,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。周围所有喧闹的声音都听不到了,但他灵敏的听力却清晰地听到箭矢刺入对方血肉中时的声音。
格瑞胸口很快就被血染红了,殷红的血迹在金眼中不断地扩大着。
金缓缓地伸出手轻捂住了格瑞胸前的伤口,指尖在沾到对方的鲜血时,都忍不住有些擅抖。
“格瑞……”
箭矢插中了格瑞的肺部,剧痛让他难以呼吸,涌上的鲜血溢出了他的唇。
格瑞努力地想要说话,可他一张口就涌出大口大口的鲜血。
格瑞染血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,伸手亲昵的握住了金的手腕,一如过去的岁月里他经常做的那样。过了片刻,渐渐失去力道,最后垂至于地。
金把格瑞紧抱在怀里,像个失去了最喜爱的玩具的孩子,他的泪如同泉涌不息一般,一滴一滴的滑落在格瑞脸上。
十五年前,他的恋人为了压制黑金的暴走,用生命作为了代价。
是他亲手杀死了他,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恋人。
他就这样看着那人死在他的面前。

若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诗句
堆叠起来的话或许总有一天能传达给你吧
于是我每天都将诗篇放入
曾经属于你的房间之中
就算你再也看不到
我还是灌注爱持续写着 但是
虽然我总觉得能够再见到你
你却再度消失了
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诗句
赠送予你已有16年了
至今仍未有回复
至今仍未有回复

end.

评论

热度(10)